放飞的雨

扫头像有惊喜?……我也不知道啦,反正是我的

【短篇柱斑】仙鹤情缘

老规矩,手机排版就不要强求格式了

 

明明说了是短篇,没想到一章才推这么点剧情,我有预感,劳资又挖坑了_(:3」∠❀)_

 

1.

 

      作为忍界第一个超越忍族界限,以联盟形式建立的武装村落,木叶村的名字尚未经过火之国大名的认可。虽然大名派来的使者表示,作为力量上的威慑和安全考虑,大名们倾向于支持村子建立,但是具体到村子的土地和赋税、机构的设立和自主程度等等看上去很啰嗦但是不讲清楚的话就举步维艰的细则,柱间还未去国都和大名们谈判。更要紧的是借此向现在还在火之国境内频繁活动的敌对势力显示一下新村落的声势,讲白了就是——选举拉票。

 

      柱间很心烦。

 

      不仅仅是不擅长谈判的拉锯战而头痛的原因,实在不行还有扉间这个谈判高手,还因为目下联盟中最强家族之一的宇智波内部一直动荡不安。因为他们的族长——前族长宇智波斑——只身离开村子,下落不明。

 

      “大哥,你到底要在里头呆多久!”毫无疑问,如果此时扉间不出来制止柱间把自己锁房间里消沉,光是蘑菇都能一口气长满火影楼。“他已经离开村子了,你总不能因为这种原因放弃村子吧?这可是你的……”

 

      “我们的!这可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村子!”里头的柱间罕见地情绪失控了。

 

      门的两边,两人沉默了很久,安静到连刚才楼下忙碌的文书和警卫们细碎的脚步声,此时都消失了,仿佛有什么将他们与世界隔绝开似的。阳光下微醺的暖风经过长长的走廊后早已冷了,吹得扉间心里烦躁生疼,身为大哥,柱间一直都是克制的,甚至他的怒火,也只在需要的时候发作。但是刚才的声音,大哥明显已经没有顾忌,发散的查克拉太多,上忍们可能都吓趴下了吧。

 

      “大哥……”扉间终于拧开办公室大门,锁孔里弹出了断裂的弹簧的遗骸。他一脸疲惫,语气淡漠,“我知道你不在乎斑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你不明白他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的人,可现在抛弃村子的是他,放弃‘你们的’梦想的也是他不是么?”他硬着头皮顶住柱间冷硬的目光,接着说下去:“讲实际的,如果你不想放弃你们的梦想的话,现在立刻换衣服下楼确定同行人员,我已经安排了合适的候选。这次要是没给村子争取到合适的自主权,那我们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等一下,谁来告诉我这个换衣服快如闪电的人是谁?

 

      下楼前柱间对自己唯一的弟弟说:“刚才乱朝你发脾气了,抱歉。”拍了拍扉间的肩膀后出了门。扉间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也转身离开了。

 

2.

 

      当今火之国的国都,除了巍峨的城池,在没有入城之前,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往国都行进。满目都是荒凉的郊野,和因战火而毁坏的小村落,除了城下町夜晚的集市,仍旧是热闹如常。但是沉浸于欢乐中的人们,欢乐的气氛中,掩饰不住的是及时行乐醉生梦死的颓废感。

 

      虽然漫长的战国时代已经结束了,但是之前的破坏还是不可挽回地让人们受到绝望与悲哀的侵蚀。

 

      “之所以要避免战争,就是在不可避免的天灾之后不再有人祸。悲伤与痛苦经历了太久的话,人会彻底失去感受快乐,创造幸福的能力。真的到了那一步,便是无望的末日。”柱间在城中馆驿安排的房间里茫然对月半晌后,这样对自己的弟弟与学生们说。

 

      扉间靠着窗边的板壁有一杯没一杯地喝着酒。他的酒量深不见底,平日里也没人敢拉他去喝酒。平时在公务中忙忙碌碌的他,难得如此悠闲陪着兄长饮酒赏月,还拉上学生共饮,这个样子倒让人不明白他的心情了。

 

      听了自家大哥的和平宣言,扉间难得柔和地微笑了一下,趋近柱间说:“大哥,只要这次谈判可以得到有利于村子的结果,和平就真的降临了。我们为之奋斗十多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看见那张刚毅的脸转过来愣愣地看着他,他点了点头。

 

      千手扉间在同行的人员里安排了火影班中的三人,猿飞日斩、宇智波镜,和秋道取风。原本取风的位置是团藏,但是团藏和小春门炎纠结了几个晚上后选择跟取风换个位置留在村里。门炎是担心团藏又跟日斩吵架,给两个老师留下更多不好的印象;小春更直接指出扉间老师偏爱日斩,团藏跟他正面竞争肯定争不过,但是团藏的处理政务的能力比日斩好,不如留在村里,从事务上赢过日斩。

 

       是的,从这六个孩子被选定要接受火影大人和扉间大人的教导,成为【特殊的学生】之后,力争上游就成了他们唯一能做的事,像其他忍校的孩子一样单纯的人际关系也成为了不可能。镜的家族特殊,看不出扉间大人对他的态度,而敏感的身份也使得镜被宇智波一族以一种微妙的态度保护了起来。取风团藏和日斩则是来自令人向往的忍界名门,而相对来讲,家世普通得多的小春和门炎自然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和家族倾向,以及老师的态度上判断自己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同学。

 

      柱间对于学生的这些小九九抱持一种“虽然我不同意但是站在你们的立场也是没办法”的态度,偶尔会教导以【族与族的隔阂不要看的太重,要体谅同伴保护同伴】这样的话语。而扉间呢?似乎一点也不反对这种状况,问他也只能得到“没办法,毕竟家族才是天然的归属地。”这种回答。

 

      似乎万事都持有相反论调的兄弟,今天也在家族和村子的看法上也在拔河呢。

 

      刚到国都,白天刚和一些有意向加入木叶村但是犹疑不定的家族的使者见过面,明日就要正式面对火之国手握实权的大名们,扉间最后还是忍不住打断柱间的伤春悲秋——不,是踌躇壮志,把学生打发走了让他安睡。

 

      

 

tbc.

 


 

奇怪,手机写文就一小时就码这么多字,用电脑就写不出来,简直了。

 

 @不知林  @绿君 劳资诈尸再起!

评论(6)
热度(10)

© 放飞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