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的雨

扫头像有惊喜?……我也不知道啦,反正是我的

仙鹤情缘4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7.

    “斑,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你的好处……”

    “别天真了,在你之后成为火影的应该是扉间吧!”

      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说呢?明知道根本打不动他的话——不,应该说是自己已经知道任何话语都不能挽回他了,所以才开始口不择言了吧?柱间痛苦地捂住了头。

     可是他又为什么要在意是否能成为火影呢?明明他一向都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柱间觉得自从认识斑之后就发现他对于世间人们所追求的名利之类的东西,几乎都不感兴趣。

     斑可以认真地在办公桌前一整天,只为了完成堆积如山的文件——其中有一大部分还是柱间的任务——甚至可以一整天毫不疲倦。也可以在柱间好不容易打起精神要办公的时候怂恿他一起去市集到处逛,只是为了让柱间精神起来。

    “公务这种东西……我上次都看过了,全是什么居住区商业区的改造,你难道是木匠不成?这种事情你就看看图纸,让下属一定要交标注清楚的图纸就好,少很多事。”

     “你在处理事务上的经验好像不够啊,平时都是靠人格感化吗?既然如此这么麻烦的事情就交给扉间去做!”

      “……这样扉间就太可怜了。”当初还没变成卖弟狂人的柱间这样说道。

      斑翻了他一个宇智波式的白眼,一边依旧大肆吐槽,在赌场里用写轮眼帮他作弊,一边还取笑着柱间万年大肥羊。

      如果没有斑,估计扉间会变成火之国的赌场最害怕的人头一名。真是……任性又可爱的人。柱间笑着叹了口气。


8.

    柱间坐在帘后,这也算是他少有的经历。因为作为一个忍者,而且是战国乱世刚刚结束的时候。让他像这样坐在正座之上,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看舞姬在庭院中舞蹈,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涡之国除外。

     不过涡之国的情况本身就很特殊,让他看见的也都是巫女的舞蹈吧?

     柱间小小地抿了一口酒,扉间已经叮嘱他就算酒杯很浅也一定要小心不要喝过量。灯光被帘子隔在外面,从外面要看见帘中的人本来就基本不可能,更别提坐在柱间身旁的扉间还后退了好几步。

     还记得他白天的时候随口问扉间,为什么连浅口酒杯都要小口喝酒。

    “谁知道那其中是什么?”扉间一脸平静地帮他整理着外套,连说话的声音也十分压抑,“大哥不知道发现了没有,自从我们来到京都,大名身边的这些人态度都很保守。我想,他们也许是想着自己有更好的选择吧。”

     柱间靠在门廊边,看着廊下的池水,水面的浮萍和红色的蜻蜓,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

    “在没有实际的好处出现的时候,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砝码全部放在天平的一端不是么?”

      他转过头来看着抱臂而立的扉间:“哪怕是你这么讨厌宇智波一族,可是也将一部分砝码给了他们不是么?镜……”

     “大哥,不要误会,我并不讨厌他们,镜也不是砝码。”转身要走。

     “难得。”

     “难得什么?”扉间停步问道,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大哥可能在什么事情上彻底误会他了。

      柱间思考了一下,手拢在宽大的袖子中。

    “我是说,你可以不用‘实不实用’这个眼光去看待宇智波一族?”

     扉间眼角一抽,冷笑了一下——这个大哥,就不能不提这件事么?“大哥,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连对你都能用最实际的眼光去看!”

     “偶尔,也相信一下我的仁慈。只有对你我才这样说,大哥。”扉间叹了口气,走了。



——————————

太久没上来写这篇,自己文章写久了,好像有点转不过弯来╮(╯_╰)╭

评论
热度(18)

© 放飞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