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的雨

扫头像有惊喜?……我也不知道啦,反正是我的

【原创】最佳损友(2)

明明已经放学,顾若涛却还得留在教室。虽然说明天周六,也不至于就拖课吧——而且是她家阿月仔拖的课!内容竟然是课堂录音?这对于上课时听得云里雾里的她来讲纯粹是重复历史嘛:“阿月仔……你确定这有用?”

“你不爱听当然没用,爱听才有用。”欧阳月支起下巴对她微微一笑。

“啊好啦!贪多嚼不烂,今天先听一段,会了再讲。”她掏出课堂笔记,无奈应道。既然有人想帮,本人也要拿出行动回应一下不是?只是没想到欧阳月会带录音机来学校……

“好说,不懂的题目,我会就帮你。”

窗外夕阳斜照,映出大片金黄。欧阳月的脸大半被橙色斜晖照亮,另一边就暗淡下去。连看她的眼神也深不见底。顾若涛一手扶额,在光影中偷偷看着她——很美,但不是让她高兴的美。怎么讲?嗯,想找点东西来解闷。

“阿月仔快看!那边的云彩,呃,拍下来拍下来~”她掏出手机,抓拍晚霞。看着顾若涛咔嚓咔嚓陶醉其中的模样,欧阳月叹了口气:看来是无心再读了啊这家伙!

“咦?怎么你也叹大气了?不舒服吗?”

“拍完我们走吧,录音机先放你那。再去茉莉屋买点心。”

“又来了……”顾若涛顺手给欧阳月拍了一张,“表情不错!嘿!”“别闹了!”

自从那天中午来过,欧阳月就好像爱上这间“茉莉屋子”了。“这件小店真的有魔力吗?”顾若涛看着新换的“特供果味优C”的海报自言自语。“谢谢光临。”欧阳月提着买好的蛋糕和顾若涛走出店门,顾若涛回头说:“嘞~我也来这工作好了,阿月仔你来买点心我帮你装,顺便体会一下你的爱好咯?”“好啊。”跟在身后的欧阳月还是那样,似有似无的微笑。

一阵模糊的回声,与街上人来车往格格不入的冲击着小街口,顾若涛一转头瞥见一辆黑色的摩托车飞驰而过,太快了,她冲出小巷,大街上早已找不到她的目标;只记得那一头红色的长发,狂傲地飞扬……

“周日你再听一段,看笔记听,不会的再问我。”欧阳月跟上她说。

“听声音是原厂的。”顾若涛一指顶住下巴喃喃道。

“嗯?是录音。”

“性能超好!”说着,顾若涛回头对欧阳月咧了一下。

“我想我们说的不是一件事。”

“诶?”

深夜时分,顾若涛躺在床上,目光从手肘下延伸到屋梁上。她的神情仿若深思,可事实上只是无意识的出神罢了。眼前似乎有那一抹红,耳边是摩托飞驰的残声。这样的时间一点一点地滴落了一会儿后,她起身开灯。青苍的老藤编小箱里,已经有数百颗大小不一的圆润的草珊瑚干实了。喜欢上这种味道微苦的小珠子,是从发现它很像奶奶送她的那串罗汉佛珠开始的,佛珠被她包在白布袋夹到一件白底红边的法衣中。这两件礼物都是奶奶从普陀带回来的,那时她的爸爸妈妈都还在……

银色的八音盒上有白色和浅紫色的小灯在闪,在黑暗中偌大的房间里点燃成浅浅的梦。月光微微透过碎花窗帘映进房间,与音乐交织起舞。欧阳月陷在柔软的大床上玩手机,对话框的好友头像不停地闪,她飞快地在不同的对话中切换,纤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嘴角微翘。她看到陆鼎文的头像忽然抖动,顿了一下,打开:“小月,明天下午去KFC,我请客。”欧阳月想了一下,回复:“多请一个你同意吗?叫上小涛吧。”对方停了一分钟,回答了一句:“可以。”

下午的日光开始散漫,欧阳月搭出租车到了约定的地点,陆鼎文已经等在那里了。

“哦?顾若涛呢?”

“说是武术班开课来不了。”欧阳月想起顾若涛告别时的样子,笑了。

“呼……还以为……”

“嗯?”

“没有。我刚才看到‘蓉园’边的茶餐厅出新饮品,我请你喝,走吧。”

褐色陈旧的砖墙,高处玻璃窗上的灰早已结块。外表看上去只是一栋废弃的厂房,里面却传出“左踢、右踢”之类的喊声。上下两层被打通的厂房里亮着日光灯,以让室内明亮起来,;一个体校教练带着十几个学生正在做场地练习。一旁的长垫子上有人单独在练习回旋踢,教练一直没有指导,只是看着越来越快的动作悄悄摇头。

“好的,今天练习到这里。”

“谢谢老师!”学生们击掌解散。

“……若涛,你这样踢,不是把自己弄伤,就是明天走不动路。”学生们散尽后,尹剑斌终于开口。

顾若涛停下,扶着腿气喘吁吁:“你说的太晚了。”

“不打扰,也许你的怒气容易消。”尹剑斌的语气不带一丝波澜,他把踢板收起来,不再看她。

“剑斌,你说我怎么办?”顾若涛在门边坐下,声音都沙哑了。尹剑斌把器材室锁上后,招手示意她起来。“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要纠正一下你的提问方式。我只是你的师兄,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没头没尾的话我没办法帮你。”说着,他把大门关上,“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顾若涛看着他锁门,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说:“有些在意而已。我饿了。”“需要载一程吗?”“去‘Jasmine’”尹剑斌牵出摩托车,茫然地看了顾若涛一眼。

尹剑斌载着顾若涛到了她所说的地方。他看着精致的店面,不禁问道:“若涛,你也会来这样的小店啊?”“朋友带我来过。”顾若涛只是欣赏着收银台后装满五光十色饮品的柜子,回头笑了一下。她指着门边的“招聘启事”小声说:“生意很好呢~”“你要应聘?”“不然?”尹剑斌不置可否地转身。

走出店门,顾若涛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轻快。“身份证、学生证、填表。剑斌,看看收入很不错哦,店长还说如果做得好还可以续签,以后寒暑假打工都不愁了!”

尹剑斌载她回去的路上,忍不住说:“还是别把自己弄得太累,记得练功。”“是~是!”

天黑了,尹剑斌骑车在路上飞驰,耳边风声与爱车的发动机运转声相杂,隔开了近在咫尺的喧闹。蓦地,一阵沉稳的发动机声从身后逼近,像一把利刃刺穿隔膜。尹剑斌没有回头,等身边的车接近。两辆车声音渐渐趋合,直至同步。握紧车把的手放松向尹剑斌示意问好,尹剑斌淡淡一笑。狂傲飞扬的红发扑到尹剑斌肩上:“剑斌,刚才载了哪位小妹回家?”

“我师妹。”

“哦?有胆色……”

“什么意思?”

“自由心证。”

“……世炎,直白些。”尹剑斌无奈地盯着已经超过自己的机车手,看着对方后视镜中映出的冷笑,他窘得有种想把自己脑袋塞进油箱的冲动。

封世炎看到后方某人明明窘的不行又强装冷静,木然以对的样子,觉得很趣味——不过,作为好友,还是不去撕破脸皮的好,心知、心知:“无需。”

顾若涛一边偷偷捶腿一边赶作业,她可不想第二天起不了床走不动路。“嗞嗞……”手机响了她打开一看,是欧阳月的:“你报的武术班如何?”茫然了一会,她在纠结要怎么回,看看作业和录音带,她飞快地回复:“明天来我家一下好吗?我实在不行了。”那个武术班,不提它——或者说早已是几百年前的旧事了。

“嗞嗞……”,打开:“好。”干净利落,赞!

“作业做完了吗?”奶奶在门口问,顾若涛回头:“啥事?”

“作业做完去洗澡吧,也晚了,再不洗蚊子会来叮你了。”“哦~”

已经午夜,老厂区的厂房大门被打开了。一个人牵进一辆摩托,锁到休息室中,锁上了厂房大门。月光下,解开的深红长发轻扬。

“世炎,你的人生就是车吗?”看着好友脸上似乎永远消不去的轻蔑的笑容,尹剑斌忍不住问。

“能在这种枯燥的人生中找到一些乐趣,就够了……”封世炎掏出一副灰黑的哑光风镜在对方面晃晃,“叻,你看中的那款风镜,现在是我的了~”

“呵呵……如果陪你到最后的只有车子的话,你,会后悔吗?”

“同一个问题我不会答两次。”封世炎头也不回地离开,留下尹剑斌一个人叹气。


评论(10)
热度(3)

© 放飞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