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的雨

扫头像有惊喜?……我也不知道啦,反正是我的

【原创】最佳损友(3)

我要放飞了我要乱飞了嘤嘤嘤!!

==============================================

   “小涛,这是刚买的‘甜心蕾萨’,加黑巧的。”欧阳月带着甜掉大牙的微笑出现在第八巷口的时候顾若涛还刚醒不久,蒙一头去巷子口接人的时候直接被吓清醒了:“葱啥?”

噫——KO!

    “奶奶,阿月仔来做客。”顾若涛让欧阳月进门,金八珍笑着对欧阳月点头。“婆婆好。”

    “好,好。要喝茶吗?”

    “奶奶,我来倒水就好。”

“哦~”金八珍笑着顶顶老花镜,坐下接着看书了。

一进自己的房间,顾若涛就把甜品盒打开,但是她没有马上开吃,而是把空盒再恢复原样:“这不是‘Jasmine’的。”

“嗯,吃吧,黑巧一化就不好吃了。”欧阳月坐在书桌边说,“你的房间没有梳妆台吗?”“那是什么,能吃吗?”顾若涛憋着笑边说边从床头柜里拿出镜子。“那就够了?”“还有梳子。”“……小涛,你的形象啊~”“很差吗?”“不会。但你不能总是这样假小子……”“再说吧,来!这题、这题、还有这题,看都看不懂的。”顾若涛一副不客气的表情。“呵呵,好我看一下。”一边是顾若涛大吃大嚼,一边是欧阳月在看题目,房间里一时很安静。

“嗯……好吃。阿月仔,你那里怎么样了?”消灭掉可爱的甜品,顾若涛一脸幸福的表情。

“小涛。”

“嗯?”

“他说他喜欢我。”

“谁?”

“鼎文。”

顾若涛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被自己呛死:“咳咳咳咳咳……你说什么?!”

“他问我可不可以当他的女朋友。”

“然后呢。”

“我点头了。”

“呃啊——!”不满的声音在喉咙里滚动,顾若涛捂脸许久,还是搓搓睛明穴,吸了吸鼻子放手看着欧阳月。

看到这种情景,欧阳月眨眨眼,有点发愁地看着她,“小涛?”顾若涛瘪瘪嘴,还是说:“有了恋爱的酸臭味别忘了我啊!”

“呃,好……的……”情绪转变太快,欧阳月还有点回不过神。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顾若涛过得如芒在背,原因就是:她家阿月仔和老狐狸陆鼎文走到一起去了,虽然只有她知道他们的关系。表面上看,欧阳月仍是和顾若涛聊天互损的死党,陆鼎文仍是没话找话的混蛋;欧阳月仍然每天去买甜点,每周帮顾若涛补习。但是,顾若涛很明显地感到,阿月仔的心,已经变了。她不再是心里只有顾若涛这个死党、死读书和爱美的原先的阿月仔了。比如——就是现在,在她们补习的时候,阿月仔的手机响了。欧阳月接起电话想都不想地说出“鼎文”,好的谁来拯救一下单身狗的狗眼,钛合金有用么?

“……嗯?下午?好的,就先去那家店看看。我想要那个手链……”理所当然似的煲起了电话粥。

顾若涛没有打扰欧阳月,默默地在旁边看辅导书,阿月仔轻轻的笑声传到她的耳朵里。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知道欧阳月意识到气氛不对劲,才终于小小声地说:“……就这样,先挂了,我在帮小涛补习呢……嗯,拜拜。”

“终——于想起来了?”顾若涛把书慢慢合上说。她无法理解尹剑斌那种遇事波澜不惊的修为是怎么达到的。

“生气了?”欧阳月微笑地看她,“生我的气?”

“是,也不是。”可以的话,顾若涛相信自己发怒的对象绝对是那个罪魁祸首。

“那……对不起……”

“不必。”

“……”

“没事!”

 

“剑斌。”不远处一声有气无力的招呼传过来。

“嗯?要练什么?”猛听见招呼声,尹剑斌习惯性的这么说,话一出口才意识到某人就是不想练才躲去偷懒的。

“车钥匙借我。”此时的顾若涛一副十分疲累的样子,让尹剑斌误会是大病初愈。“没事吧?”

“没事。车钥匙借我。”一下午顾若涛都是一个大字型甩在长凳上就没挪窝,猛一伸手倒像是《创世纪》里的亚当。

尹剑斌掏出摩托车钥匙,缀挂的蝴蝶刀晃出刺人的辉光:“最高时速140,但是在市内我劝你别超过60,走江滨路比较……”

“我懂。”顾若涛穿上夹克,转身离开。尹剑斌摇摇头,继续给学生上课。


……

“小师妹来过了?”尹剑斌回身看了一眼,吩咐学生对练。他给封世炎倒了杯乌龙茶,颜色幽深仿佛不见底:“好久没有坐下好好谈心了。”“我不需要人陪。”依旧是那种不经心的笑和漠然。但是尹剑斌没有介意,他坐在长凳上,示意对方坐下:“我需要。”

“呵呵呵……哼嗯!”封世炎突然咧出一个猫一样的月牙笑,歪歪头看向尹剑斌。


评论(7)
热度(1)

© 放飞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