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的雨

扫头像有惊喜?……我也不知道啦,反正是我的

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的大腿肉很难吃

……我写大纲也是这样……写着写着就变成鲱鱼罐头了……

皮喵:


  无论是写手还是画手,或者视频手,相信都有这么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觉得自己的大腿肉非常难吃。难吃到哪种程度,大概就跟脑补中是一块顶级牛扒,实际上做出来却是一个鲱鱼罐头。 
   
  偶尔会有一两个小天使给我评论或私信:「太太我好喜欢你写的那篇XXX」。我在感谢的同时,总会觉得奇怪,像我这样的辣鸡割出来的大腿肉为什么还会有人喜欢?简直是匪夷所思。 
   
  要知道,我自己写的文从来不愿再回看。第一遍觉得,这特么的什么辣眼睛玩意?文笔辣鸡脑洞贫瘠描述做作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简直就是辣鸡中的辣鸡。第二遍觉得,这种辣鸡还是不要存在不要污染空气比较好,倒不如删掉当做我没写过。 
   
  选择,delete,世界从此美好了。 
   
  我有删除黑历史的习惯,不时清空早期写得不满意的旧文。说实话,我在构想的时候,总会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宏伟的脑洞,有着庞大的世界观,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主角感人至深的爱恨情仇,世界级史诗一样的历史背景。 
   
  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想写罗密欧与朱丽叶,写着写着却发现写成了村花媳妇与隔壁老王。我想写一个严肃的正剧,写着写着却发现写成了恶搞的傻白甜。笔力不够,所以笔下的人物总是不能如愿地按我既定的路线发展,写着写着就不知道歪曲成了什么样。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尾声,而懒惰如我不想回炉重造,只能顺着错误的路线加上一个不如人意的结尾。 
   
  我想让它高大上,它自己非得乡土化,就像跟我这作者在较劲似的。从而变成一篇篇我无法直视的黑历史。 
   
  总觉得别人的腿肉好吃,大概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作者构想的初衷。我们看见的,就是作者呈现给我们面前的样子。没有过高的期待,就没有心理落差时无法满足的失落。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爱我笔下的人物,虽然他们不完美。这个世界总是不尽如人意,但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更多进步的空间。想要做得更好,所以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完善自己。每天比昨天进步一点点,就足够了。
   
  我们正是因为不完美,才会显得可爱。

   
                  ——谨以此文献给沮丧的自己
   
   
   
  

评论
热度(373)
  1. 浮生静子皮喵 转载了此文字
    嗯,脑补的特别美好,写出来像是一年级小孩的作文。

© 放飞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