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的雨

扫头像有惊喜?……我也不知道啦,反正是我的

守护者

这糖吃的好艰难(虽然已经知道是正剧了)……跟未来的斑的克隆体说话啥的……

1号仓库:

伪科幻,全部都是瞎编的

请脑补EVA,星际穿越,黑客帝国,盗梦空间,触不到的恋人,逃出克隆岛等等等等

虽然打了柱斑tag,但是斑并没有出场= =


秋天到了,一地金黄,空气中泛起一丝凉意,白日越来越短。柱间的病一直没有起色,持续不断的咳嗽,突如其来的高烧,不断蚕食着他剩余不多的生命力。但他总不愿听从医忍的忠告,时常偷偷从病房溜出去。扉间在忙于处理村中事务时还要不断地去各种匪夷所思的地方把病中的火影送回床上。

柱间每次被找到的时候总是一脸委屈,磨磨蹭蹭地不愿意走。那次扉间在后山的悬崖上找到了火影,他看着对方单薄的衣着,实在气急,教训的话说重了些。柱间听了也不恼,只是黯然低下头,“以前和他一起看过的景色,很想再看一遍,因为很快就看不到了啊。”

扉间气急败坏地打断他,“胡说八道!”

 

那天回到房间以后,火影就陷入了昏迷,医忍们焦头烂额,拿不出什么办法来。扉间沉着脸宣布全村戒严。如此过了两天,柱间奇迹般地醒了过来,但是这一次倒下后他看起来更是如同风中烛火,连偷偷溜出去的力气也没有了。

一天,柱间把扉间叫到身边,托他去自己的书房取一样东西。“那件东西就在书柜的暗格里,你看到就明白了。”

扉间看着兄长消瘦的脸颊,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应了下来。

很快,他带着一个木盒回来。

方方正正的木盒,没有花哨的装饰,纹理清晰,触手润滑,浸润着木遁查克拉的生命力。盒子里面,是一束扎起的长发,略略炸开的发尾很凸显主人的性格。因为盒子充斥着木遁的生命力,这束不知何时剪下的长发还像是新的一样。

“大哥,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在?”扉间满是不赞成的神色。“太危险了,属于他的一切都应该被销毁掉。”

“扉间,不要说啦,这是唯一剩下的了。”柱间吃力地撑起身体,将木盒捧在怀里,犹如捧着自己的神明。“我死以后,把他跟我埋在一起吧。拜托了,扉间。”

扉间攥紧拳头,过了很久,沉闷地应了一声。

柱间一下笑了起来,很放松的样子。

他用手指细细地梳理着盒子里的长发,过了一会,轻轻地“咦”了一声。

盒子的底部,被长发遮着的部分可以感觉到一些凹凸痕迹。他把长发小心的拨到一边,发现盒子的底部竟然有字迹。

是头发主人的名字。

 

柱间捧着盒子烦恼了一会,他实在记不得自己在做这个盒子的时候有没有加上名字了,但是自从病了以后他的记性就越来越差,在木头上刻个名字也不是麻烦的事,也许就是自己一时兴起加上的呢?

不过,现在这个名字已成禁忌,众人对此讳莫如深。同时他也知道,如果他手上还留有宇智波斑身体的一部分这个消息一旦被外族得知,肯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的争夺。

他苦笑一声,在指尖上凝起一点查克拉,将盒底的痕迹抹去了。

 

第二天同样的痕迹出现在了同样的地方。

“这是……”柱间凝神仔细探查。“……没有查克拉残留。”他的脸色沉重起来。有人悄无声息地更改了就在他身边的木盒上的字迹,没有惊动警卫,没有让他本人察觉,没有趁机盗走这宝物,……也没有在他无知无觉时取走他的生命……

是谁呢?

柱间再度凝起查克拉,将字迹抹去。他想了想,把盒子放进一个封印阵中。

 

第三天,同样的事情发生了。被重重保护着的盒子上再度出现了文字。

柱间默默抹去了上面的字迹。

一个想法,一个疯狂大胆的想法溜进了他的脑海。

他慢慢地写下三个字。

——你是谁

 

这一天晚上,柱间睡得不怎么安稳,他在做梦。

天空乌云滚动,闪电给云层镶上银边,风在咆哮,天地似乎迎来了末日。

他的周围有光怪陆离的景象,似乎是很多人在战斗,怒吼。但当他想要仔细分辨时,却发现那只是形状诡异的漆黑树木,细长干枯的枝丫如同鬼手伸向天空。

雨水落下来,将他的身体打得千疮百孔,他发现自己是用土做成的,正在慢慢融化。他的双腿陷在泥泞之中,慢慢地下沉,不断地下沉。

就在他彻底陷入黑暗的时候,他的耳边响起一声叹息,无比的熟悉的声音。

 

“——!”柱间冷汗淋漓地醒来,他大张着嘴,维持着一个呼喊的姿势。

视线渐渐聚焦,熟悉的天花板悬在头顶。

门外有家忍在轻声说话。

从半开的纸门望出去,是自家的庭院,一簇枫叶红得像在燃烧。

他茫然地坐起身,摸到了放在枕边的木盒。

他在夜里提出一个问题,而此刻他却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期待一个回答。

他带着好奇和忐忑,有些颤抖地打开了盒盖。

有三个字映入眼帘。

——守护者

 

“……守护者啊……”柱间摩挲着字迹的凹凸起伏。

一个自称守护者的人每天夜里偷偷地不被人察觉地跑进他的卧室就为了更改一个木盒上的字迹么?

他苦笑着摇摇头,把脑子里不着边际的瞎想赶出脑海,然后歪着头想了想,问了下一个问题。

——守护什么

 


——人类

 

 

那天送去火影楼的公文出乎意料地少,扉间难得找到机会和兄长一起吃晚饭。

这一段时间柱间对于治疗很是配合,也不再抓到机会就往外面跑,看起来精神气色都比之前好了不少。

兄弟两一起吃着饭,聊了聊村子的事。

昏黄朦胧的灯光下,兄长俨然还是以前有些迷糊但却温厚爽朗的样子,几乎要令他以为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惨烈战斗从未发生过。

“大哥,”扉间放下筷子,认真地打量着埋头苦吃的火影,“你最近心情很好啊,发生了什么好事么?”

“嗯……”柱间拨弄着盘子里的蘑菇,嘴角不由自主地绽开一个笑容,“有个很厉害的家伙,幸好不是敌人啊……”

“厉害的家伙?”扉间皱起了眉,心里闪过一个人影,“是什么样的人,有必要让暗部调查一下,以确定无害……”

“扉间,你信不过我的判断吗?”

“不……”

“那你再告诉我一些学校的事吧,学校的课程安排怎么样了?”

“关于这件事……”

 

——今天弟弟来看望我了,他是个很可靠的人,能放心把梦想交给他继承啊

——当我的机能停止运作时,下一个同血缘者就会被唤醒接替我的工作

 

在初次的对话后,柱间又陆陆续续问了很多问题。对方的回答很简单,但是总是有问必答。每次问答的间隔也缩减许多,有时候柱间刚刚给出问题,喝口茶的功夫就能收到回答。

虽然有些回答在柱间看来匪夷所思,不过综合各种信息,柱间大致知道对方生活在一个风沙肆虐环境恶劣的地方,那里发生过很惨烈的战争,幸存的人们都在一个叫做神树的地方生活。守护者要做的就是维护神树的正常运作。

“是砂之国的某个地方吗?”柱间想着,打算下次找扉间好好谈谈,如果能与砂之国结盟也许能帮到那里的人们一些。至少,能让守护者不至于一个人背负这样的重担吧。

守护者只有一个人,他不能进入神树里面,以前偶尔还会有人从神树出来,但是最近几年他们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外面的世界。

——寂寞吗

——我的程序设定中没有这种情感反馈

 

柱间看着最后的回复,心里的某个地方被狠狠扎了一下。

那个人会寂寞吗?孤身一人努力,战斗,赴死。孤身一人沉进昏暗的河底。

一股寒意冲出喉咙,化为一阵剧烈的咳嗽,铁锈味的液体滴滴答答落下来。

他深呼吸了一下,又一下,开始在木盒上慢慢写起来。

——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火影忽然病危,仿佛是一夜之间耗尽了所有的生命力。扉间匆匆赶到时,柱间已是弥留之际。

他说不出话来,只是眼睛看着自己的弟弟,温润的黑眼睛渐渐失却焦距,却固执地不能闭上。

“木叶交给我,你放心。”扉间握紧兄长的手,忍着不让眼眶中的液体落下。

柱间微笑着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视线微微上移。

他在看那个木盒。

扉间把盒子放到他的手里,轻声说:“……会按照你的意愿办的。”

木盒在柱间的手里微微闪烁了一下,但是柱间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在我的资料库里检索到一个人的部分经历符合你所说的故事

——那个人同时也是我的遗传物质提供者

——宇智波斑

 

 

距离最后一条信息发出已经过去72小时,没有回复。

守护者把木盒放回资料保管室。

他的身体机能将在6小时后停止运作。

他最后检查了一遍神树主系统,确认各项参数正常,所有设备正常运转。

按照预设的程序,他将启动下一个守护者的唤醒程序,并将自己的工作日志导入记忆库。

 

378小时前资料保管室发出警报,无限月读计划关键道具盛放有宇智波斑遗传物质的木盒发生形状改变,盒底的字迹消失。

木盒一直被一种无法用科学阐明的力量包裹,这种力量影响到了时间线。

守护者在试图修复的过程中发现木盒联通了历史上的某一时期。

有一个来自过去的人发现了他,这种感觉让守护者第一次感到惊讶。

他的运作守则中并没有禁止他与过去的人类交流的规定,于是他并没有阻止那个人类的提问,也如实给予回答。

在72小时前,木盒所蕴含的力量消失,时空联系中断,但是时间线并未发生改变。

他向时间彼方的某个人发出的信息将不再有回复。

——这就是寂寞的感觉吗

 

守护者终止了日志上传,将378小时前的记录删除。

占据一整面墙的屏幕发出柔和的白光,下一任守护者的唤醒程序启动,红色的进度条开始慢慢生长。

守护者走出主控制室,沿着一条灰暗的通道向着每一任守护者的最终归宿走去。他的身体将会在分解炉中被还原成最基本的粒子。

而他的灵魂,如果有的话,将会去向何方?

 

附录年表:

纪元前3780年-纪元前94年:忍者时代

纪元前95年-新纪元元年:最后一次忍界大战

新纪元元年:查克拉彻底回归自然能量,忍者消失

新纪元2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

新纪元39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

新纪元410年:忍者时代大型墓葬群被发现

新纪元412年:木盒出土,根据木盒底部刻着的文字,木盒内保存的头发被判定为宇智波斑所有

新纪元413年:忍者时代第四次忍界大战记录被破译

新纪元414年:思维编码技术出现,思维场技术出现

新纪元419年:虚拟娱乐产业发展成熟

新纪元530年:第三次世界大战,人类聚居区减少至23个

新纪元669年:第四次世界大战,生态平衡被破坏,人类聚居区减少至9个

新纪元673年:方舟计划启动,7艘星舰出发寻找新的宜居星球

新纪元701年:生态环境崩溃,无线月读计划启动

新纪元703年:神树主系统完成,宇智波斑克隆体一号诞生

新纪元709年:无限月读计划完成,全人类抛弃肉体形态,以意识体方式存在于神树系统中,宇智波斑克隆体作为守护者负责神树系统日常维护,等待星舰返航

 


评论
热度(47)
  1. 放飞的雨1号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这糖吃的好艰难(虽然已经知道是正剧了)……跟未来的斑的克隆体说话啥的……
  2. 不知林1号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唉,最后证明还是斑爷是正确的,心情复杂+1

© 放飞的雨 | Powered by LOFTER